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首页 学院 文玩 查看内容

《了缘品藏红楼梦》之一(纵观典藏,曹寅之印绎红楼)

了缘文创 2019-3-26 13:47

《了缘品藏红楼梦》之一

《一封写给红学研究前辈的信》

3 · 纵观典藏,曹寅之印绎红楼

 

前辈,我扯远了,咱们回到“曹寅之印”上面的“甲戌之年”看看当年记载些什么,曹寅为何在甲戌年刻了这方章。

 

甲戌年,是1694年,康熙三十三年,曹寅37岁,返回江宁任织造的第二个年头。1692年底由苏州织造调任江宁织造,当年有诗说:“在昔伤心树,重来年少人。”

 

甲戌年,施世纶和曹寅有诗歌互相酬唱,施在1693年刚到江宁任知府。施世纶(1659-1722),字文贤,号浔江,晋江(今福建省晋江市)人,施琅仲子。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以萌生初授泰州知州,官至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居官时,政绩显著,清名远播,曾被康熙表彰为“天下第一清官”。

 

施是曹寅的好朋友,在本年1694年甲戌年,施世纶赠几给曹寅,寅赋诗为谢,施和韵答之:

 

名园幽几穪相随,隐见青山若列眉。客退楝亭聊试墨,公馀花署日题诗。

未须伴我乌皮在,何以报君青玉宜。幸傍贤豪频拂拭,不教尘迹蔽多时。

 

这首诗透出两个消息。一、曹寅送给施世纶“青玉”,施世纶除了送曹寅“几”之外,也有“乌皮”相送,“乌皮”也是田黄玉石的一种。

 

当然,“曹寅之印”这方田黄石未必是施世纶所送,但是,达官贵人们相互赠送把玩田黄玉石,当属实情。

 

施瑮这位清代著名诗人施闰章之孙,与曹寅有交情,曾说:“曹棟亭公时拈佛语,对坐客云:‘树倒猢狲散’。”

 

《红楼梦》中,秦可卿曾告诫王熙凤的亦有此语。

 

“曹寅之印”该章两侧有两幅画,一幅是激浪冲打着山峰,显出惊心动魄,又显得面对压力的那种无奈。正如曹寅所说:“仕宦,古今之畏途也。驰千里而不一踬者,命也。一职之系,兢兢惟恐或坠,进不得前,退不得后,孰若偃仰箕踞于蘧蒢袯襫之上之为安逸也。”不身临险境何有如此深刻体会?《红楼梦》第二回里贾雨村在智通寺看那副对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正有此意,前辈以为然否?



(大清康熙顶级田黄玉-曹寅之印”两面刻画部/了缘堂博物馆藏)

 

印章另外一面则画了一幅,深山里有一间茅屋。曹寅在《棟亭诗钞》卷七《睡适》中云:“每于欹枕际,时起入山心。”

 

也还有“荣枯付游戏,末路难为行,劝君一杯酒,旷达万古情。”

 

印章一面纯留白,倒是应了《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的“贾正还欲前走,只见白茫茫一旷野,并无一人。”这应了第一回里“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的情境。

 

一方印章从头至尾演绎完一部红楼梦。

 

“曹寅之印”演绎了一部红楼,更让我们明白了从“女娲补天造石”即“灵玉下凡”历劫,然后又回到“大荒山”的原由。曹寅用其生花的妙笔,从“天上”写到“人间”,把世事之“无常”,阴阳、盛衰的互变,把“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的道理通过一部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展示出来。

 

玉要琢磨、人要修行。红楼一书里展示了不少的玉,“贾宝玉”、“林黛玉”、“妙玉”、“蒋玉菡”……而玉石的收藏,也是曹家隐在红楼里的暗记。

 

“一僧一道”从天上“太虚幻境”下凡度脱贾宝玉,这一块缩成扇坠的玉,已然打上了“一僧一道”的烙印,更何况,这里还涉及了满族所信仰的萨满教的宗教文化,那“大荒山”实是萨满教神山长白山的别称。“一僧一道”也不过是萨满巫师做法时“大萨满”和“二萨满”的转化呈现。

 

 

(一僧一道玉把件/了缘堂博物馆藏)

 

红楼梦第十八回中写元妃省亲点戏时,有一出《豪宴》出自明代戏曲《一捧雪》,讲的是古董商人莫怀古玉杯的故事。莫因一玉杯而家破人亡。红楼梦里写众多的玉,岂非亦因“玉”亡家?曹家亦藏有类似“一捧雪”的玉杯。

 

(玉杯/了缘堂博物馆藏)

 

实际上,曹家到曹頫时被抄家,除了涉足王子之间夺嫡之事外,“转移财产”亦是极重的一环。书中多次提到的“狮子”,其实就是源自曹家转移“玉狮貔貅”。在第六十六回:“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罢了!”

 

雍正六年,曹家被抄家后,曾查出九王子允禟藏匿在曹家的逾制私铸的镀金狮子,该狮子的原型,就是曹家私藏的玉貔貅

 

(玉貔貅/了缘堂博物馆藏)

 

曹家在瓷器烧造上也有不按规制烧制并偷瓷器的情况。康熙就有旨本骂曹頫的。曹家里与三代皇上打过交道,文笔还被雍正表扬为“通家”的就是曹頫了,他的哥哥曹颙(曹寅亲子)也曾被康熙赞为文武全才。曹家在雍正年间被抄家罢黜的痛苦经历,都由曹頫写在了红楼梦后40回里。

 

红楼一书由曹寅拉出大纲,曹頫顺出120回合的大本,这两人既有生活的经历、阅历,也有实力和能力完成这部著作的大稿。

 

而那些所谓的脂本版本,实出自牵强作者是曹雪芹的假设,编出所谓“一芹一脂”的套近乎、假熟悉的伪本,恰恰是为了套“曹雪芹”的近乎,方才暴露出这些个版本与红楼梦是不相干的,俞平伯等人晚年当然明白是编不圆这“谎”的。

 

程伟元在120回的程甲本序中已有透露:“不妄以是书既有百廿卷之目,岂无全璧?爰为竭力搜罗,自藏书家甚至故纸堆中无不留心,数年以来,仅积有廿余卷。一日偶与鼓担上得十余卷,遂重价购之,欣然翻阅,见起前后起伏,尚属接榫,然漶漫不可收拾。”

 

“偶与鼓担上得十余卷,遂重价购之”实是大关键,程伟元花重金购买了后四十回,只是“出处”保密,归到“鼓担上得”。

 

1791年出了程甲本后,又于1792年再“复聚集各版本详加校阅”。其实,差不多增加了两万多字。就像105回的“锦衣军查抄宁国府”而言,光那张“抄家单子”就可看出端倪。

 

红楼梦120回版当在1756年时即已经出现,乾隆皇帝看了和珅呈递的红楼梦手抄本时,感慨说:“这是写明珠的家事。”这句话当然不是乱说,乾隆是熟悉这段历史的,也明白明珠家事所牵扯的方方面面。了缘堂博物馆收藏的“大清乾隆珐琅彩刻瓷圆盘十二金钗”就是当年皇宫御玩之物,这套精品12金钗当在1756年前完成,也就是《红楼梦》成书的时期。当乾隆把玩这套珐琅彩瓷盘的十二金钗,自然是感慨万千的。唐英死于1756年,唐英后的乾隆末期珐琅彩的精美度大不如前,即使唐英所在时烧制的陶瓷已多次遭乾隆开骂。这也是我们把这套十二金钗定在1756年前的原因。

 


(十二金钗瓷盘原版/了缘堂博物馆藏)

其他十二金钗瓷盘会随文陆续推出

 

当然,红楼梦以《石头记》、《情僧录》、《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到《红楼梦》层层剥笋的写作方式,把葫芦里卖的“无常”药渐次呈现给给读者,内里更用“假语村言”的“假愚蠢”、真聪明的隐寓,把历史的真实藏在小说里,把清代九王夺嫡的真实故事贯穿其中,里面何止是“真事隐”,明明就告诉你“真是寅”,曹寅是真作者。

对了,前辈希望尽早看到我写的《了缘红楼梦》一书,说实在书的大稿已写完,但不一定公开发表,更无意挤身“红学”研究,人一生最昂贵的消费无过于人的“生命”,它仅有一次,“红楼梦”可闲时把玩,开心一阅,切不可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猜测“曹雪芹”是谁家的孩子中去。还有更多精彩内容即将呈现,敬请关注!想了解更多,关注了缘品藏公众号 +(LYT-Collection)

 

谢谢前辈!

周德田 写于香港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文章点评
热门帖子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