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首页 学院 文玩 查看内容

了缘品藏|狂草境界说“了缘”之七

了缘文创 2019-3-21 15:01

狂草境界说“了缘”之七

——向张旭学习

 

 

唐代陆羽《怀素别传》记载,怀素从张旭的学生邬彤那里了解到张旭从大自然的变化中妙悟笔法意境为“孤蓬自振,惊沙坐飞”

 

这显然是从“道”上谈狂草笔法的意境。我们知道张旭与李白是同时代的人,也都在当时被称为酒中八仙之一,李白对张旭的评价是相当高的。在他为张旭作的乐府长歌《猛虎行》里夸道:“楚人每道张旭奇,心藏风云世莫知”。一般人都认为“颠张醉素”,说张旭和怀素醉酒后挥毫写字如有神助,醒后重写写不得。把酒醉和狂草联系,做做广告可以,实质上喝酒和狂草没什么必然的联系。茶品清静,酒饮微醺,禅道轻安。微醺乍热,略有兴奋,有助于挥毫抒发情怀,大醉后写字就笑话了。笔都抓不稳,还能挥毫?

 

张旭能成为一代草圣,除了家族传承、自身天赋外,与他对天地万物的感悟,对儒释道的融汇贯通分不开。张旭的诗留下不多,却都让人眼目一新。

 

我比较喜欢他的这首:《桃花溪》

 


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矶西畔问渔船。

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

 

也为这首诗画了我第一张彩色的画。

 

 

这幅是苏东坡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西洋油画的基础在素描,中国画的基础在书法,中国写意画的基础在草书,中国大写意画的基础就要用狂草。

 

以下欣赏几张以狂草入画的作品,感受书画同源的妙趣。

 



还有更多精彩内容即将呈现,敬请关注!想了解更多,关注了缘品藏公众号 +(LYT-Collection)

联系我们 400—823—0688

了缘品藏官网 liaoyuantang.wgjewel.com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文章点评
热门帖子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