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首页 学院 文玩 查看内容

狂草境界说“了缘”之五

了缘文创 2019-3-14 14:31

上文讲了张旭“公主担夫争路”笔法的运用。这节来讲讲“后见公孙氏舞剑器,而得其神”。

 

我们说过对每位历史存留的书法家的作品,必需是“整体的、辩证的、历史的”去学习,应当“见物、见人、见历史”的去把握,否则容易盲人摸象,失之偏颇而受益不大。

 

“公孙氏舞剑器”是当时的一种红绸舞,长长的红绸在公孙氏的手里舞出一片火红,伴随着鼓乐,令人相当振奋和着迷。我感觉张旭从中领略到了书法的速度、节奏和韵味。

 

他把领悟到的狂草笔法如红绸舞般连绵不断地贯气在一字之间,字字之间和行与行之间。他把草书的虚实、轻重、急缓、松紧以意势气神的连续绞转融会贯通在通篇的书法作品中。这正如韩愈在《送高闲上人序》中所描述:张旭是各种感情从心底喷涌而出,天地万物齐聚笔端,万千境界齐来笔下,“变动犹鬼神”。

 

张旭的作品静若空寂,动若雷霆。我们具体从张旭的《古诗四帖》看看他对“公孙氏舞剑器”的运用。



(张旭《古诗四帖》)

 

从上可知,张旭在一字之间、字字之间和行行之间的虚实相连、上下牵丝的过渡把握得相当老到,只有真正练过狂草的人才会对此有体会。

 

张旭把大自然的千变万化融进了他动于心而发之于书的作品中,他把从老舅陆彦远处承袭下来的“用笔当须如印印泥”,结合自己悟出的“用笔如锥画沙”,简约地告诉了后人。实质上,无论是“如印印泥”还是“如锥画沙”都是陆彦远和张旭在书法实践中的体会,后学者必须结合自己的具体实际而体悟出属于自己的笔法。把用笔发力的基础弄明白,知道如何使劲,如何获得力透纸背的笔法,特别是在保证力透纸背的同时,能让绞转的狂草用笔如公孙大娘的红绸舞般舞动起来,让书法作品展现出气韵生动、大气磅礴、龙飞凤舞又不失其行云流水般的妙韵天成,自得天趣的个人面貌。这需要有老师口传亲授、刻苦学习并深刻领悟。书法是实践性极强的活动,需要认认真真的去实践,其乐趣自在其中,各种奥妙,非三言两语能说清楚。

 

看两幅我向张旭学习的习作。



(心无挂碍)

 

这两幅大字的狂草,执笔法就不是写楷书的执笔方式。一幅是心经里的词--“心无挂碍”,并写了一首小诗:心无挂碍写狂草,颠张醉素敢放开,功夫逾界随境走,无狂无草即如来。

 

另一幅字是“风起云涌”


(风起云涌)

 

这幅是毛泽东的诗《咏梅》,这首诗我挺喜欢,草书就一挥而就。

 

 

(卜算子·咏梅   

作者:毛泽东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以下这幅是我30多年的老朋友米山的句子,也是我喜欢的句子,在我们交往圈内属于名句:主人颇有江湖气,来客能谈山海经。

 


 主人颇有江湖气,来客能谈山海经。)

 

下文会继续谈向张旭学习的要点。还有更多精彩内容即将呈现,敬请关注!想了解更多,关注了缘品藏公众号 +(LYT-Collection)


了缘品藏官网 liaoyuantang.wgjewel.com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文章点评
热门帖子
    热门帖子